谈如何用科学发展观指导白蚁防治工作

白蚁必然存在,预防减少偶然

  大家知道,原始社会的北京人生活于60万年前,恐龙6500万年前处于鼎盛时期,而白蚁作为一种古老的社会性昆虫却已经在地球上生存了2.5亿年。按照现在比较通行的说法,恐龙灭绝的原因是当时曾有一颗直径7—10公里的小行星坠落在地球表面,引起一场大爆炸,把大量的尘埃抛入大气层,形成遮天蔽日的尘雾,导致植物的光合作用暂时停止,在这场大劫难中白蚁却生存了下来。还有约100万年前的冰川世纪也没能将白蚁从地球上抹去,从中可以看出白蚁有非常强的生存能力和对恶劣的环境的适应能力,固然一个方面的原因是白蚁群体数量非常庞大。

  白蚁也不全是坏处。在热带、亚热带的广阔林区,有数不尽的枯枝落叶和砍伐剩下的树基、残根,由于白蚁蛀食,很快会转化为腐殖质,有利于植物的生长。白蚁在土内筑巢,修筑隧道,在地面筑路等活动,对土壤结构的理化性质都起着一定的改良作用,能促进地球表面的物质循环。

  所以白蚁的存在有其必然性,我们要尊重自然。但是,一个城市特别是钢筋水泥丛林中人们生活的家园是否会发生、何时会发生、何处会发生白蚁危害是偶然的。在一个蚁害严重的城市里面,某个区域曾经发现过白蚁活动,但是由于拆迁、城市改建或者人为的干涉,或许若干年后会销声匿迹;某个从未发现过白蚁危害的区域有可能因为人们的携带而使白蚁扩散开来,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的房屋白蚁预防工作可以减少这种偶然性。现在的白蚁预防基本上是用化学处理,因此,什么时候、什么部位、用什么药物、多少浓度、喷药的具体方法和措施、喷药的实施步骤、如何和建设单位做好配合等细节工作至关重要,它们直接影响到白蚁预防的效果。科学发展观的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把这些环节都做到位了,那么我们预防的这幢楼房发生白蚁危害的可能性就要大大降低,做好了这些细致简单的工作就是对科学发展观的大实践。

  幸运的是,现在的很多白蚁防治机构也包括许多专家学者都关注到了当今防治方法的单一性问题,也开展了前期的调研,期望在不久的将来,对环境友好防治有效果的方法能够大规模的推广使用。

危害必然发生,灭治减少偶然

  因为白蚁必然存在,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建筑物,无论新旧、结构、区域、档次、功能,都有可能发生白蚁危害,只要含纤维素物质和水分,那里就有可能成为白蚁的天堂。发现了白蚁怎么办,当然要灭治处理。

  在早些年的时候,灭治通常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针对不同的白蚁种类采取不同的措施,像水剂喷洒法、粉剂喷洒法、诱杀法、挖巢法等,后来发现怎么总有那么几个地方年复一年的出现,于是我们就开始思考,是不是我们的方法不对,或者是我们的手段不彻底,所以近几年我们改用综合治理的策略和办法。

  2003年开始,某银行柜台连续四年发现蚁害,为什么就是不彻底呢。后来找到了原委,因为这个柜台是密封的,我们过多的考虑对方形象,不敢撬开柜台,致使自己的手脚束缚太多,影响了治理方案。2006年,我们在柜台正面钻了十几个直径为3厘米的孔,往里面灌药水,至今再无发现白蚁。科学发展观的第一要义是发展,只要是对的就要坚持,鸡蛋无破不立,这是我们回过头来想这个案例时得到的启示。

  位于老城区的某单位办公楼建造于1991年,直到2008年才出现蚁害,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以为那是外面分飞过来的就用通常的方法进行了处理,后来发现那里的情形比我们所想象的要复杂的多。2009年,我们一方面要求业主单位减少木构件的使用,另一方面把这幢房子作为一个整体,在房子的里外全面布控,将各种方法综合利用起来,效果良好。虽然后的结果还有待时间检验,但是我们相信,只要我们贯彻统筹兼顾的思想,灭治工作必定会有成效。对于另外一幢某药业公司的生产厂房我们也使用了同样的方法。

人蚁必然共存,综治减少污染

  除了从生态平衡的角度白蚁对于自然界的物质循环是有益处的以外,白蚁对人类还有许多别的好处,人类和白蚁必然长期共存,因此,完全消灭白蚁是不现实也是不科学的,况且在现有的条件下大量的使用化学药物会影响环境。发达国家很多年前就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概念,主要意思是既要发展经济又要保护环境。根据这个理念,白蚁防治行业提出了害虫综合治理的观点。比如说,房子设计的时候采光通风要好,房子建造的时候质量要过关,房子装修和使用的时候要注意防蚁等等,如果我们都做到了这点,那么白蚁对我们的影响就会减少。既然是不能消灭殆尽的,那就顺其自然好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印证了科学发展观的核心是以人为本,也正好和日前非常流行的儒家国学的“和”字相符合。同时,害虫综合治理的经济学账本也告诉我们,在白蚁危害造成的经济损失降到一定的阈值以下时,我们可以置之不理,否则付出的经济代价将更大。

  上个世纪,全世界都在用有机氯、有机磷农药,白蚁防治行业使用的药物如氯丹、灭蚁灵也在这个范围之内,这些农药虽已停止使用,但是它们对地球的影响是长期的,据说,至今在北极还能检测到这种药的残留成分。1995年,联合国环境署呼吁全球应针对持久性有机污染物采取一些必要的行动,而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定义为“存在于或堆积于动植物体内的、在自然环境中长期循环的对人类有害的化学品物质”,上述药物都在其列。2004年11月11日,由151个国家签署的《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正式对中国生效。2009年,浙江省白蚁界举办了禁止使用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签名承诺仪式,明确了这类药物的推出时间表,亡羊补牢,未为晚也。如果单单为了防治白蚁而破坏了人们生存的自然环境,也危害了动物资源,那么当代的人就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贻害子孙后代。因此,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和表满上,而应该按照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基本要求,既搞好城市建设,又能在控制白蚁危害的同时不能带来生态灾难。

  白蚁是自然选择的产物,是进化的结果,我们必须尊重这一点,这实际上也是科学发展观给我们的忠告。科学发展观同时也告诉我们,白蚁防治工作要不断地发展新技术、新工艺和新药物,以人为本,采取综治措施,和环境保护协调起来,统筹兼顾各类因素,做到行业的又好又快发展。  汕头白蚁防治